朱夕芬:老吾老及人之老

目前朱夕芬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够继续把家庭老年护理院开办下去,老人们多少有个可以信任的去处。在未来,她也有想法。希望能再多接收一些老人,专心的将这件事变成自己的事业,做好它。

主笔 : 文/杨静    图/杨静


                                         一

寄养的老人们大小便失禁在病床上,朱夕芬并不嫌脏,习惯了用手清理干净了洗完手再去吃饭。如此五六年下来,连邻居见了也惊叹佩服她悉心如此。

朱夕芬是合肥市包河区大圩镇圩西村人,五六年前,公公脑血栓瘫痪被送往老年公寓。“我问他你想回家么,他说想。”朱夕芬说起那时候,心里都是体谅,觉得心疼,毕竟老人在公寓比不得在家。丈夫幼年时候母亲去世,公公一人讨饭要街辛苦将弟兄二人拉扯大。公公待她也如同女儿一般,体谅他们生活上的困难,终于还是被朱夕芬转回了家里去服侍。夫妻二人自此就在家中服侍老人,寸步难离人,并没有什么生活来源,就连老公公想吃点肉,也是偷偷的找人借了钱买回来。这些艰难,朱夕芬一个字都不曾在老人面前提起过。

某日看了电视,某地有一家家庭养老院,寄养老人。朱夕芬这才想着,是否自己也能做这样一件事。她悄悄地征求了一下公公的意见:找个把老人家来陪你怎么样。公公心里也同意,只是问:这样更辛苦,又脏,你能吃的了苦么。朱夕芬很坚定,那一年她的“大圩爱心老年护理院”在家里开了起来,第一年就接收了七个老人。

                                        二

“这样一件事,也希望能当成自己这辈子的事业来做。”朱夕芬说出这样一句,丝毫怨悔也无。

头一年时候,是请了自己的一个家里的一个婶子帮忙,再后来,连朱夕芬的父母也都加入进来。五六年间,慕名被送来寄养的老人们也越来越多,目前常驻大圩爱心老年护理院的老人就有十数个。老家本来三百多平方的房子,又应老人们的亲人要求加盖了屋,也扩大至四百平米。现今,老公公已经过世了好几年,然而对老人们的责任与尽心照料就这样逐渐变为了朱夕芬的日常生活。

每天早上天一亮,朱夕芬就再也不睡不着了,四五点的光景就该起床了。照例是先去老人们的房间里挨个的检查一遍。每个人老人早上都要清理身体,每天都要洗澡。许多的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的老人,就是这样一天天的付出悉心照料。去过朱夕芬家里的人,都感慨:太整洁干净了。床单、衣物上要是不小心弄了屎溺,朱夕芬一定会第一时间就换下来清洗,她是个干净人,也能体会老年人晚年所求不过是一个干净体面。有时候半夜也要爬起来拉着老人们上厕所,哪怕头一天晚上再辛苦疲累,朱夕芬第二天也都没事人一样照样起床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三

老人们在家里过世的也不是稀奇事。生老病死,正是日常所见。送上门来的老人越来越多,她也都收下来,既然答应了别人,就肯定要服侍周全,给老人和家人一个交代。也都会问一句,如果有时候老人们在家里过世了来不及通知他们赶回来送终怎么办,希望不会责怪她。生命走到尽头,快的很,转眼就没了。朱夕芬遇见过这样的情形,老人躺在床上悄无声息的就离开了,电话通知子女已经来不及等他们赶回来了。她也自己偷偷抹眼泪,人这一辈子真的没什么意思啊。所以她抱了平常心,明白人一生中真正在乎的事其实并不那么多,对名利看轻一点。于是也就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陪伴老人体面开心的度过晚年生活。

由于子女不在近前,老人们突然生病,也都是朱夕芬和家里人亲自陪着去。那一次,一个老人突然咳嗽起来,感觉不对劲了。朱夕芬赶紧打了120,赶忙将老人送往医院,挂号看病一路陪同。有的子女做的不足。朱夕芬也都看在眼里,尽自己的力量多劝慰。比如有些子女只是将老人送到自己这里却十分缺少对老人心理上的关心。时间一久,她自己也生气,劝告道:人都是要老的啊。然而碰到家里条件不好的,朱夕芬心里又生恻隐了。有个男子经历变故离婚后,家里的老母亲拿个退休工资只够自己生活。无奈将老母亲送到朱夕芬家里,朱夕芬体谅他的难处,每次留他在家里吃饭,都会劝他要振作起来面对生活,好好找个事业成家过日子。时间一久,朱夕芬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看。都是从苦处走过来的,都能理解生活的不容易,能多尽自己的余力做一点,就做一点。朱夕芬感慨道。

日子一久,老人们逢年过节被儿女接回家反而会出现水土不服闹些小毛病。他们已经把大圩爱心老年护理院当作自己的家。

                                   四

有时候朱夕芬的父母看她对老人们尽心如此,也开玩笑抱怨两句,对别人比亲爸妈都要上心了。老吾老,及人之老。这样的家庭氛围,给子女带来的裨益是无法估量的。朱夕芬膝下一儿一女,也都渐渐成人成家。在家里有样学样,主动照顾老人,不嫌脏不嫌累。儿子明年要结婚了,带回家的准媳妇是个护士。朱夕芬对这个准媳妇赞不绝口,同样的年轻人已不多见了。媳妇儿在家里,老人们咳了痰,她也不嫌脏,随手就擦去了。这还是旁的人看见了,告诉朱夕芬。几个孩子都很好,努力的工作生活,大家约定好了,以后一起做养老类护理事业。

目前朱夕芬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够继续把家庭老年护理院开办下去,老人们多少有个可以信任的去处。在未来,她也有想法。希望能再多接收一些老人,专心的将这件事变成自己的事业,做好它。“我这种性格的人,做什么就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朱夕芬说。

返回顶部